當前位置: 首頁 » 股票資訊 » 財經資訊 » 正文

螞蟻200億ABS融資計劃獲通過 重啟上市還有幾道坎?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20-11-26  瀏覽次數:90

200億ABS獲批,螞蟻融資模式復活,螞蟻200億ABS融資計劃獲通過 重啟上市還有幾道坎?

在本月初被上交所暫緩上市后,螞蟻旗下網絡小貸公司合計200億的ABS融資項目卻意外獲批,螞蟻之前備受詬病的融資模式重新啟動。

在此前螞蟻集團IPO暫緩及網絡小貸新規呼之欲出雙重背景下,螞蟻此次巨額ABS發行引發市場高度關注。這究竟釋放了怎樣的信號?

ABS控風險重在“度”

11月24日,上交所公司債券項目信息平臺披露信息顯示,擬發行規模為100億元的“國泰君安借唄第4-12期消費貸款資產支持專項計劃”的項目狀態已經更新為“通過”,更新時間為11月23日,項目受理時間為11月6日。該項目原始受益人為重慶市螞蟻商誠小額貸款有限公司。

與此同時,擬發行規模同樣為100億元的“中信證券花唄一至十期授信付款資產支持專項計劃”,亦于11月20日“通過”,該項目原始受益人為重慶市螞蟻小微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受理時間為11月3日。

ABS融資模式是以項目所屬的資產為支撐的證券化融資方式,即以項目所擁有的資產為基礎,以項目資產可以帶來的預期收益為保證,通過在資本市場發行債券來募集資金的一種項目融資方式。

業內人士分析,監管層放行螞蟻ABS,是對ABS這種融資方式“無罪”的認可,問題的關鍵是將這種融資方式的“度”控制在一定范圍內。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對AI財經社分析,ABS從風險角度看,如果過度實施杠桿或過度衍生,可能導致整個金融鏈條拉的過長,導致風險在不斷拉長的鏈條中被不斷放大,如此一來,可能會成為整個金融系統里不定時的炸彈。從積極意義上分析,適當地開展金融資產證券化有利于盤活存量的資產,能夠提升資金、資本的周轉率,因此,融資中重點在一個“度”字。

沈萌進一步分析稱,當初去創設ABS這種金融產品,也是看中了其能活躍金融資產、金融交易的功能,但只不過后期被過度濫用,導致風險通過鏈條被不斷轉換、放大,加之監管缺失,沒有對其進行有效跟蹤,導致出現金融動蕩現象。但如果能在前期將監管的制度建立起來,把預警系統搭建起來,那么這種金融產品將有利于金融行業的發展,能為實體經濟提供更多的服務。

此次螞蟻200億ABS巨額融資順利放行,反映出目前監管部門對螞蟻網貸業務持怎樣態度?沈萌說:“網貸新規征求意見稿的出臺以及螞蟻IPO暫停,大家感覺是要置螞蟻于死地,其實從整個態勢看,(監管部門)更多舉措還是為了規范這項業務,將整個網貸業務的風險控制在可承受的范圍內,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并非將該業務一棒子打死,因為該網貸業務確實也有刺激消費的作用。上交所此次批準螞蟻ABS項目,不是為了替螞蟻站臺,只是(允許)螞蟻在符合監管規定的條件下去開展自己的業務。”

沈萌進一步表示,網絡小貸新規征求意見稿并未講網絡小貸業務違法違規,亦沒有說利用ABS放大杠桿的模式違法違規,因此,對于螞蟻要發ABS一事,只要符合相關要求就可以通過。“雖然此時發ABS風聲較緊,畢竟(意見稿)沒有正式出臺,因此無可厚非。”此外,螞蟻此時發行ABS或由于資金置換不得不發,盤子規模龐大的情況下,有時會出現前一筆到期,需發新的置換前面一筆的需求。

據報道,除上述獲得通過的ABS項目,螞蟻集團旗下的上述兩家網絡小貸公司,還有三個總計260億的ABS項目已經被上交所受理,分別是11月24日剛剛更新的“天弘創新花唄第8-15期消費授信融資資產支持專項計劃”,擬發行規模為80億元;11月20日更新為已受理的“中信證券借唄五至十四期消費貸款資產支持專項計劃”,擬發行規模為100億元;11月10日受理的“財通資管花唄授信付款資產支持專項計劃”,擬發行規模為80億元。重慶市螞蟻小微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和重慶市螞蟻商誠小額貸款有限公司是螞蟻集團旗下從事“花唄”和“借唄”業務的網絡小貸公司,截至2020年6月末,二者的注冊資金分別為120億元和40億元。

螞蟻上市有無時間表?

11月3日晚間,上交所公告稱,暫緩螞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科創板上市。隨后,螞蟻集團(688688.SH、6688.HK)在港交所發布公告,同時進行的H股于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主板上市亦暫緩。

上交所在《關于暫緩螞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科創板上市的決定中》提及為何暫緩其上市原因時指出,近日,發生你公司實際控制人及董事長、總經理被有關部門聯合進行監管約談,你公司也報告所處的金融科技監管環境發生變化等重大事項。該重大事項可能導致你公司不符合發行上市條件或者信息披露需求。

11月2日晚,證監會發布消息稱,當天,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保監會、中國證監會、國家外匯管理局對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云、董事長井賢棟、總裁胡曉明進行了監管約談。同日,銀保監會、中國人民銀行就《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公開征求意見。該意見監管范圍涉及“花唄”“借唄”這螞蟻兩款核心貸款產品。

馬云被約談的狀況并不常見,螞蟻上市被按下暫停鍵與10月底金融委員召開專題會議明確指出的一項政策有關,會議指出,要加強監管,依法將金融活動全面納入監管,有效防范風險。

分析人士認為,之所以要加強監管,與放開金融網貸試水后,一些互聯網公司渾水摸魚有關。這些公司利用旗下網絡小貸牌照,借發行ABS、助貸或聯合貸款等方式規避杠桿限制,有可能造成極大風險。據《金融時報》報道,大型互聯網企業開展金融業務可能帶來市場壟斷、監管套利、數據安全和保護、信息技術監管有效性以及更易觸發系統性風險等一系列問題。

11月23日,阿里巴巴集團董事會主席、CEO張勇對外表示,認為監管部門的政策“非常及時和必要”。對于螞蟻上市的時間表,有說法認為“至少延后6個月”。對此,沈萌認為,網絡小貸新規何時正式出臺很難確定,不確定的情況下,對螞蟻業務的模式、利潤等都可能產生不確定性。簡言之,“如果這些規定不出臺,螞蟻就上不了市”。

今年11月,中國銀保監會同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向全社會征求意見。該文件旨在規范小額貸款公司網絡小額貸款業務,防范網絡小額貸款業務風險,保障小額貸款公司及客戶的合法權益,促進網絡小額貸款業務規范健康發展。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9月底,中國共有小額貸款公司7227家。其中,核批經營可以開展網絡小貸業務的有249家。網絡小貸管理辦法正式推出后,預計這249家公司將面臨洗牌。

目前對于網貸公司ABS無限循環、總杠桿不受控的融資模式,在沈萌看來,仍舊缺乏監管。他對AI財經社分析稱,對于螞蟻而言,其最大風險在于杠桿過大、市值規模過大以及其許多業務(包括聯合貸款)“均不處于監管雷達之內”。對于如此龐大的金融衍生業務卻無監管雷達,那么“守住底線,不發生金融系統性風險就成了一句空話”。

螞蟻上市難度有多大?沈萌表示,十多年前美國發生的次貸危機,正是因為金融衍生品處灰色地帶導致前期未及時發現風險跡象,以至于風險累積到整個社會無法承擔的規模。因此,“如果監管的法規沒有適時搭建完整的話,像螞蟻做這樣的業務以及如此大的規模,公司想登陸資本市場很難”。

.

 
 
[ 股票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違規舉報 ]  [ 關閉窗口 ]

 

 
推薦股票資訊
點擊排行
 
(^ω^)MG神秘圣诞老人官网 安徽快3缩水软件手机版 黑龙江时时彩专家杀号 福彩3d图谜 天津11选5走势数据表 期货分析行情软件下载 就爱棋牌 推倒胡的赖子什么意思 大乐透合买合同和说明 广东11选5漏洞对打 七乐彩开奖号码137 甘肃11选5开推荐号 福彩快乐12中奖规则 大圣捕鱼单机版 电子游戏业三大巨头 安徽25选5开奖 bg真人啥东西